龚宇:电影院迟早要消失 爱奇艺该砸钱时不手软

电影院

“传承中国C4论坛暨2014年会”于10月11日在北京举行。上图为爱奇艺首席执行官龚宇。(图片来源:新浪财经 梁斌 摄)

新浪财经讯 “传承中国C4论坛暨2014年会”于10月11日在北京举行。上图为爱奇艺首席执行官龚宇。

以下为观点摘编

时尚行业的广告主偏爱平板电脑上的投放,他们认为在平板电脑上看视频的都是有钱人,平板视频的单价是手机端的4倍。

电影院一定会消失,至少是现在这种形态的电影院一定会消失。

离婚律师单集投资300万,是电视剧最高的,但其中70%给了男一女一,剩下的投资有多少?

爱奇艺比别人晚了四五年的时间成长起来,现在都已经超过其他行业的竞争对手,因为我有一个重要的原因,钱,砸钱,该砸钱的时候千万别手软

以下为演讲实录:

龚宇:今天讲变局。我把自己放在了不适应的主题上就是媒体,我做了十几年新媒体,但是实际上到现在我也没认为我是媒体人,也没有认为我做的企业是一个媒体型的企业,还是认为自己是一个技术员,是一个理工科的学生,刚才罗振宇的一句话我觉得说的对了,我们是野蛮人,对媒体行业来讲是野蛮人,野蛮人通常有自己的思维方式,所以我今天更想讲的是野蛮人进入媒体行业后,变局思维方式是怎么样的,这些野蛮人是怎么想的。

大概有4个关健词,坚信,我学了9年自动化,自动化是什么,是车间级的智能调动,应该去像新希望这样的企业打工。博士期间我研究了4年的机器人自动小车。我很幸运的干了一个非常好的事,非常有激情的一件事,我们专业的本质是什么,我非常相信科技能够提高生产率,而生产率的提高,一定会改变这个世界,改变人类。

其实别的不说,咱们说冷兵器遇到热兵器;内燃机,引发了工业革命,让我们社会生产效率再一步提高了,从80年代初期开始,信息的革命让世界再一次的进步,世界真的变化太大了,昨天跟几个影视行业的人吃饭聊天,我们也共同的感受,说现在的航班上千万别再普及WIFI,虽然这是一个趋势,如果航班上再普及WIFI,我们连航班上的10个小时空闲档的时间都没有了,因为我们要随时的打电话随时的回邮件。但是我可以说我坚信这一天一定到来,而且这一天不远了,你再难受你再累,也阻挡不了,如果你不做,你的同业在做这件事,甚至是你以后被颠覆的这些点,就是使用这些技术和工具做这些事。

我做互联网八九年了,我感觉到互联网媒体冲击了很多的媒体,但是对平面媒体冲击太小了,他的预算总拿不过来,我说这个杂志有风险一定在未来的媒体的这个大行业中,有一席之地,新的媒体对他的冲击是有限的,他们一定会很好的区分下去。但是去年我变了,为什么?时尚行业的广告主,我们之前干了好几年拿不回来的预算现在可以了,因为他们觉得视频在平板设备上是有钱人看的,所以他们把奢侈品的广告放在平板的视频上,所以平板视频的单价是手机的4倍,这是很有意思的一件事,其实从数学的角度,从计算经济学的角度如果要计算的话未必是可以,所以我发现基本规律不应该动摇,新媒体因为他的坚定性,我一定会有时机甚至是取代。

现在还没有实现,我坚信一定会实现的,第一,电影院一定会消失,至少是现在这种形态的电影院一定会消失,电影院就是两个职能,第一个看电影的时候视觉听觉效果好,第二个就是一个社交场合,第一个很多人跟我争论,说大屏幕你那个视频取代不了,但是我跟你说,大屏幕给你带来了视觉的冲击,电影院带来了听觉的冲击,人类技术一定能解决你需要的这种目标需求,换句话说,戴个眼镜和耳塞一定能实现,电影院同样能实现这种,比如说4D带点震动带点风声,这个一定会实现,只不过一个成本和时间的问题。但是刚才马老师谈到了票房收入,这个有一个时间,这个就是中国院线的行业现在还是快速的上升期,2012年的纪录是《泰囧》,2013年的票房的纪录也是12亿多,是《西游降魔》,这是一个阶段性的,电影院一定会被消灭,电视也一定会被消灭,因为他是顺序播放的,因为他一定要在晚上7点在家里面,在一个大屏幕前看CCTV1的新闻联播,网络视频人的本质是要自由的,他不需要规律的时间和地点来享受这个视频。所以他一定被现代形式的,或者是未来将出现形式的视频取代了。

当然了电视台他也可以说是视频,但是我们通常后面要讲到,后面我们既得利益者的手段不是我的是别人的,就像一把菜刀也可以砍人也可以切菜一样,他不把菜刀当成自己切菜的工具,我坚信未来某一天现在的这种场合的会议一定会消亡,还是戴着眼镜,甚至是不戴眼镜,或者是在办公室里面开一台电影,裸眼3D一定会实现,《神兵特工2》的电影全是虚拟的,那可能还有太多太多的东西,一定会消亡的。消亡的取代是什么,是野蛮人,利用科学技术来产生新的取代的企业、形式或者是某种服务和场景。所以坚信最基本的规律是可以取代的。

第二个革命这件事提了很多了,革自己的命最难,我想说革自己的命,自己是什么?两个含义,第一个跟我同样的企业行业,我们是一类型的,我们都是做传统类比的,我们都是做某种传统行业的,还有一个就是革自己的命,革个人的命,革自己企业的命。我举一个小例子,2011年的时候,网络视频的移动端开始快速上升了,2012年的时候我们自己内部开了一个会,大家讨论这个话题只有几分钟就过去了,但是同样的话题我参与过电视行业的讨论,他的讨论了一天两天过了三年还有不同意见,这个是什么样的形式,就是我们视频行业04年到现在已经10年了,这个行业干的越大的公司,市场份额越大的公司,份额两方面,第一个是观众的数量,第二个是收入,干的越大份额就越多,但是我坚信未来不是这样的。

那在PC鼎盛的时期,这个行业最大的公司还是这样的,但是观众的眼球从PC转向了移动已经开始了,那我们会讨论一个话题,是不是把爱奇艺的PC用户转到爱奇艺的移动用户上,那我把这些用户转到了移动端,移动端当时还没有收入,那我们干不干?简单的讨论说干,如果我不抢我的用户,把PC转到移动,那腾讯会抢,所以直接导致了我们的大批用户从PC转到的移动,所以我们的移动到后来,虽然PC不是领先的,但移动是行业绝对领先的。那电视台这种讨论太多了,是不是做网络视频,这个工具这个节目是不是给他们的网站,或者是跟视频做合作,这个争论太多了,这就是革自己的命,其实我说的容易,因为我是野蛮人,文明人讲这个话题就难得多。

第三创新,创新讲的太多了,我从另外一个角度讲创新,创新是需要成本的,互联网的一个重要的事是快速接单,你想创新不要按照传统的经营方式留下成本,创新的事单独拿出一个东西出来,举一个例子,我投资了一部网剧,盗墓笔记,6000万,12集,每集500万,中国电视剧多少,中国电视剧今年播出了投资最大的300万,离婚律师,其中70%给男一女一,剩下的投资有多少,我一集网络剧,大家都觉得网络剧很烂,我给他500万,从300万到500万,为什么要付出?我刚刚创新,那个200万,甚至是250万300万,我当时的创新成本我扔了,一旦成功了我是大成功,我是中国的好莱坞方式成功的,如果我成功不了,无所谓,我干的事情就是要创新,这就是应该有的一个成本。

另外一个创新,比如纸牌屋是收费的,在我们这个网站是免费的看,美国人口少中国人口多,美国的版权意识好,中国的版权意识差,你收费我们就看盗版的。所以这些都是冒巨大的风险,但是这种风险带来的成本是应该付出的值,其实我也是跟传统行业有一些交流的,但是交流过程中大家没把创新的成本拿出来。最后一个就是平衡,前面三个是单项,我个人觉得坚信,死也信一个信念,死就死了,前面三个都是单项的,只要你往一个方向做到想和做到了极致是最好的状态,我们这个好多点,其实一个人的成功就是在A跟B,如果拉线的话就是放在哪儿个点上的,你放在A肯定死,放在B肯定死不了,这是技术,放在什么地方决定你的成败。那好,做变局下的思考,我做第一个企业的时候,我觉得我太抠了,小气,没舍得投钱,我能力强的时候我一个人顶两个人可以,顶三个人可以,发现竞争对手是我10倍的时候,完了,我已经认输了,再投钱来不及了。

所以爱奇艺比别人晚了四五年的时间成长起来,现在都已经超过其他行业的竞争对手,因为我有一个重要的原因,钱,砸钱,该砸钱的时候千万别手软。我每天早上起来跟出租车司机一样一天花1000万,一天花8000万,这时候发现“木”了,你会发现更多有钱人喜欢给你钱了,是因为你做对了。还有快跟稳,有的时候从技术角度来讲,有时候快要有一个平衡,在单点突破一定要快,因为你有机会去改变,因为互联网的用户就是皮实,你打电话老掉线人家急了,你互联网用户卡三次五次没有问题,你卡15次不行。所以我就照着卡三次五次的上线,后来我砸钱砸人,后来让出一个小时,这时候又行了。但是不同行业的人不一样,比如说传统IT行业的,比如说谷歌[微博]传统行业的,但是有点接近了,比如说更传统的IBM,微软,他们来的绝对不允许这么低稳定性的系统上线,但是你要快,但是你后面稳一定要跟着,所以唠唠叨叨,反正四个关健词跟大家分享一下,这个就是一年来看待变局的体会,谢谢各位。

您的回应...

相关话题

查看全部

也许你感兴趣

换一批

热门标签

更多